首页MG视讯游戏官网 综合新闻 企业动态 行业资讯

综合实力在这一楼一阁三大会里面算是最差的

2020-06-04

“不说这个什么玲珑阁了,胖子你就说那个什么三大会吧。”和胖子聊的久了,也懒的一口一个老兄的了,我没什么求着他的,不用上赶着认这哥哥。而且这样叫也显得亲切点不是,再说了,就他这体形、这气质,不叫胖子屈才啊!胖子倒是好脾气,呵呵一笑,丝毫不以为意,接着说道:“刚才和你说了,这三大会就是天马会、青龙会和这红花会。天马会和青龙会也没什么好说的,主要就是人多,综合实力在这一楼一阁三大会里面算是最差的。”他说到这里,声音又放低了点,说道:“倒是这红花会相当了得,他们主要成员只有九人,老大叫红一,老二叫红二,然后分别依次这样叫下来一直到红九。听说当时他们都是花了两千两银子改的名字……”我奇道:“这平行空间里还可以改名字吗?”胖子‘嗯’了一声,随即又解释道:“不过要加入帮会后才有这个权限,据说之所以允许帮会里的人改名字,就是为了让帮会更加的严整,更加的有凝聚力。不过我听说这改名字相当的麻烦,不仅要交一大笔的费用,还要经过系统严格的审定,不是想改就能改的,这红花会至今也只有这九人以红为名,其它申请的听说都没通过。”胖子瞟了一眼角落里独自喝酒的‘三哥’,说道:“刚才你也听红九说过,这红花会之所以说相当了得,大半的功劳都要记在这位红三身上。”我问道:“这红三相当了得吗?”胖子道:“又何止是相当的了得,要依我来说,说他是全天朝的第一高手也不为过。”他说到这里,却是摇头一叹,接着道:“不过,这第一也只是曾经的第一,你刚才也听见红九说的话了,两年前,这红三为了救他一命,不惜耗费了十六个战力点替他治疗内伤!兄弟你知道这十六个战力点意味着什么吗?这不仅意味着荣耀、权力,更是象征着滚滚的财源啊!在这平行空间里,除去初始的战力点,每增加一个战力点,都意味着增加了一笔财富。有人算过,三十点后,这一点的战力,相当于三万两银子,四十点后就是四万,战力越高,价值就越大。这十六点……唉……这得值多少……”“哎”胖子说到这里,猛然醒来,尴尬的笑道:“不好意思,不好意思,哥哥我到底是一个商人,这一说到钱就他妈的扯远了。”我却摇头,深表理解的道:“熙攘往来,唯利字而,老兄本就是商人,这正是本分,不用不好意思。”胖子道:“咱们再接着说这红三吧,他虽然失去了十六个战力点,但在去年系统推出的十大高手榜中,他仍然得以名列其中,忝为第八。不过很多人说,若论实战,他至少也能排进前三。依我看,这话不错,红花会至今经历了不下数十次的战役,而在这些大小的战役中,这位红三不仅是决定胜负的关键人物,而且从未有过败绩。就连号称杀神的原天马会的老大, 澳门葡京网上开户平台在他手下也没走过三招, 澳门在线游戏平台投注官网最后竟被他一刀秒掉!”果然是个汉子!可是……我看着红三那萧索的背影, 正确的倍投6种方法心中却不由的起了老大的疑问, 炸金花游戏既然他的声名如此的显赫,又是红花会的中流砥柱,按理说,现在正是他一呼百应、春风得意的时候。但眼前的局面,却分明是惶惶而避,似是做了什么对不起兄弟的事,以至于被人堵在了这家酒楼里。这……到底是怎么回事呢?嗯,这值得研究研究,我点起一袋烟,深深的吸了一口,这红花会既然是游戏中数一数二的大帮会,自然是底子极厚,哥们我要是瞅准了机会,这油水岂不是……我看了一眼胖子,道:“胖子,你说说看,这眼前的一幕应该怎么解释呢?”胖子苦笑道:“我哪里知道,不过我前些日子听说红花会的老大红一被人刺成重伤,不知道和这件事有没有关系。”胖子话音未落,那一干红花会的大佬已然是酒足饭饱,一个个望着角落里的红三,但却没人说话。此时,酒楼里除了我和胖子再无他人,先前的几人自红花会的人来后,早就知机的结帐走人了。红三轻叹一声,将面前的酒一饮而尽,然后站起身朝胖子和我拱了拱手,道:“两位兄弟,在下是红花会的红三,因为有些会内的事情要与各位兄弟相商,可否请两位暂时移驾,当然,MG视讯游戏官网二位在这里的费用自然由在下代付。红三也知道,这实是不情之请,但还……”他话音未落,胖子早已一把将我拉起,笑道:“红三兄不必客气,在下不才,正是这家酒楼的老板。红兄大名,我早就仰慕于心,今天有幸相见,正是在下的荣幸。至于这个费用嘛,红兄更不必提起,今天就由区区在下做东了。”他说到此处,却见红花会的一干人等正对他眈眈而视,不由咳嗽一声又道:“既然各位有要事相商,我就不打扰了,各位请便,请便……”红三微微一笑道:“多谢老兄体谅,今天得罪之处,容红三日后拜谢。”胖子呵呵一笑,也不多话,拉着我就下了楼。下得楼来,我不禁拉着胖子问道:“我靠,你们说话都是这样文绉绉的吗?我听着怎么这么别扭啊!”胖子笑道:“在平行空间里,场面话都是这样说的,我刚开始也不习惯,可后来说着说着也就这么着了。你想啊,在游戏里咱们都做古装打扮,要是一开口就是现代的词汇,不也是少了几分味道嘛!当然,朋友和熟人之间就没这么多的讲究了。”我点了点头,因为心里还记挂着楼上的事,便道:“胖子,你这有什么现成的衣服没有,有的话给我弄上一套,不然就穿这身出去,太他妈的丢份了。”胖子笑着点了点头,随即让小二给我取来一套青色的长衫。看着小二那张如花般灿烂的殷情笑脸,哥们为了给胖子装装面子,不得不从怀里又掏出张三十两的银票递了过去。妈的,这破衣服最多也就值个三十两的银子,这倒好,便宜了这孩子。虽然不爽,但哥们还是笑嘻嘻的穿上了衣服,随即与胖子挥手道别。胖子还真是个性情之人,见我要走,竟是依依不舍,死活要拉着我再喝上一杯。放在往常,哥们本着不吃白不吃的原则,半推半就的基本也就留下来了。可是,眼前不行啊,正所谓钱势逼人,那楼上还有一帮肥羊正等着我呢!于是乎,哥们与胖子定下了再见之期,而后又泪眼婆娑的与他拥抱惜别,最后就差没杀鸡烧纸拜把子了。哎,当时的那个肉麻哟,奔出酒楼后,哥们一想起胖子刚刚黏在我身上的那堆肥肉,当即干呕了一分多钟。哎,这天下果然没有白吃的午餐,瞧瞧,这不差点又吐了回去,妈的,哥们我容易嘛我!离开酒楼几十来米后,哥们我见四下无人,当即取出黑巾蒙在脸上,以最快的速度又返回了酒楼。不错,不错,赶的正是时候,当我伏身在三楼的窗外向里看去的时候,不禁大大的松了口气。这屋子里的人正团团而坐,气氛极其压抑,却都是默然不语,仿佛正等着俺这个最佳观众。又过了片刻,终于有人说话了,那小九首先开口道:“三哥,这里没有外人,你想说什么就说吧,兄弟们都在这听着呢!”红三点了点头,道:“首先我想问问你们,对这件事你们到底又知道多少呢?”一人忽地站了起来,说道:“三哥,今天我还叫你一声三哥,对于这件事情,二哥早已对我们说的清清楚楚了。今天在座的兄弟都是成年人,是非曲折自然能判断的出来。不过,三哥你既然这么问,想必是对这件事情有着不同的解释。三哥你也看见了,今天在坐的除了我和老五、老九外,其他的也都是核心的兄弟,大家千里迢迢的赶到这,也正是想听你的解释。”红三轻叹一声,道:“老七啊老七,若是能解释的清楚,我又何必远远的避开你们?”那叫老七的眉头一皱,道:“三哥这是什么话,所谓话不讲不清,理不辩不明,咱们兄弟间,什么事情都是可以摆在桌子面上来说的。如果三哥只以这么一句话来敷衍我们,那也由不得红七只相信二哥说的话了。”

  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,权威,专业,及时,全面,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!

,,信誉最好的棋牌游戏平台